蜡质兔子

   

20180215

她被按在床上。
和那人十指交扣,气息交缠。
那人从光洁的额头一路舔舐到圆润的肩头,在锁骨处流连许久,又继续南下,直到平坦的小腹。
她最致命的弱点。
瞬间她软成一尾鱼。唇间溢出娇娇软软的呻吟。
那人却又突然抬起头,笑声清脆。然后俯在她耳边,“你以后可不能叫灵魂画师了。”
她脑子早已乱做豆腐脑,思忖良久也不能得到这句话的正确解读。
不过那人的动作也不允许她再有思考的机会。
第二天醒的时候那人还在睡,求知欲使她抬起酸软的手臂弄醒那人。
“你快告诉我昨天你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?”
那人翻过身,撑起脑袋看着她:“是我不够努力吗?为什么你还记着那句玩笑话。”
“快说,否则以后就不让你上床睡觉。”
那人的手指在她胸口打着圈圈,“丹青满身,妙不可言呐。我都能画出这么棒的写意画,怎么还能说我是灵魂画师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一如既往的废话连篇
*请叫我脑洞巨人,正文矮子
*不知道为什么看《清明上河图密码》会冒出这个脑洞,但是阿爸觉得这本书的语言风格很适合写小黄文

评论
© 蜡质兔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